056型护卫舰“信阳号”跨昼夜实战演练
来源:056型护卫舰“信阳号”跨昼夜实战演练发稿时间:2020-04-06 17:31:47


文中,德伯格葛雷夫介绍,“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一周工作6个晚上。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使其可以通氧。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

“当我开始把管子放进(病人气道)时,就给了病毒被释放到空气中的机会。病人的气道在那个时候是完全开放的——没有口罩或任何东西(遮挡)。当插管进入气管时,人们会咳嗽,咳得深而强烈。我的面罩和头巾会被飞沫覆盖。它们通常是微小的液滴。雾化的病毒可以四处漂浮。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我会自信而快速地去完成,因为如果你第一次失败了,就必须再做一次,那就会带出更多病毒。”

截至突尼斯当地时间4月5日晚,突尼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574例,累计死亡22例。【环球网报道】4月5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布了一篇有关一线医务人员——科里·德伯格葛雷夫(Cory Deburghgraeve)的自述式报道,报道主要使用第一人称,德伯格葛雷夫在文中讲述了自己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日常,在描述自己的工作环境时,他表示,“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

德伯格葛雷夫继续说,“一旦我完成,有时我会回到休息室做下蹲或弓步。我努力使我的肺保持强壮。(我)很难不去想,因为我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哮喘。”

据报道,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ICU)给病人插管时,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

文章还引述了德伯格葛雷夫的一段话,详细描述他工作的“危险”情况。

文章最后,德伯格葛雷夫表示:“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血氧水平下降,心率下降,血压下降。这些病人还在用着呼吸机就死去了,有时当他们遗体被运走时,插的导管还留在他们气道里。”

德伯格葛雷夫此前是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一家大型州立医院的麻醉师,而现在,他的主要工作是为新冠肺炎病患插管。

谭德塞表示,目前70多个国家参加了世卫组织的“团结”试验,以加速寻找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治疗方法。目前,约有20家机构和公司正在研发疫苗,世卫组织将确保药品和疫苗与所有国家和人民平等分享。

针对此前法国科学家要把非洲作为疫苗试验场的言论,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在21世纪听到这样的言论,是“震惊并耻辱的”。这样的种族歧视言论不会(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起到帮助,只会破坏团结。非洲不能也不会作为任何疫苗的试验场,疫苗或治疗方法的研发要在全球范围内遵循同样的规则。这种沿袭下来的殖民地思想要停止,世卫组织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以最强硬的措辞对这种言论进行谴责。